地方流行病:“土地财政依赖症”?


 发布时间:2020-11-24 08:59:55

如果“征地补偿提高了”,这将是中国亿万农民奔走相庆的事。但这一制度立法,在2012年年底却因故爽约。有关键意义的《土地管理法修正案草案》,并没有在2012年12月底闭幕的全国人大常委会会议上表决。这意味着,征地补偿制度的修法进程,又将推迟到下一次审议。为何“征地补偿改革”迟迟不能

广州疲态尽显,本该喘口气,与民休养,认真反思发展中面临的问题。但是,从近期主政官员的一系列言论和某些政府部门的表态来看,规模宏大的基建难以停下脚步,正在加速推进,既然财政收入不振,那么,广州在今后几年将更加倚重土地财政的收入来还债已经成了唯一的选项。此前,广州国土部门甚至曾经提出在2014年逐步取消楼市限购限价政策,其用意更是非常明显:推高房价,维持土地市场的火爆。因住建部部长姜伟新当天正好表态称:2014年,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继续限购限价。

其次,各地之所以热衷于大搞基建项目投资,背后的另一个目的是基建项目投资“招投标”和材料采购领域中的利益输送。政府主导基建项目“招投标”和材料采购领域中的“暗箱操作”和不透明,已经成为近年来政府设租和寻租的“重灾区”。就算土地出让支持的基建投资本意在公共支出,但由于政府投资决策效率较低、项目投资可行性研究流于形式,很多项目无法有效地满足公共服务需求。例如,近年来各地热衷于城市广场、会展中心、博物馆等大投入、地标式或城市新高度建筑的建设,而对教育、医疗、住房保障等供需缺口大的公共服务设施供给却投入不足,城市居民上学难、看病难、住房难的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社会保障的缺口迟迟得不到弥补。

既然财力吃紧,为什么又要投入巨资继续大搞基础建设呢?显然,为了政绩而拉动GDP,是其中一个主要原因。广州的城市发展其实已经进入一种迷茫的阶段,或者说已经逐渐内地化,逐渐丧失了改革开放前沿城市的锐气和转型勇气。去年11月13日,广州市人大财经工委视察地税局和国税局时,广州市地税局汇报称,剔除房地产税收的增幅,地税收入实际在下降。而与此同时,广州支柱产业有弱化现象。这种靠房地产吃饭的状况显示,广州的产业结构转型实际上已经落后于经济规律本身的运行轨迹,再不痛下决心大幅转型跟上,后果堪忧。

地方政府之所以对卖地有很高的积极性,从表面上看是房地产市场建立后,地方政府将其作为拉动地方经济增长的一个工具来使用,以至通过不断的卖地来推动房地产市场的发展。但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同样重要的原因是在20年前的分税制出台以后,央地两级政府的财政资金统一由中央分配,在这20年中,地方政府的事权不断扩大,但其财政资金分配比例却未能相应提高,导致日益窘迫。在这种情况下,中央政府对地方政府的土地财政事实上采取了默认的态度,允许地方政府通过卖地来弥补其财政资金的不足,在土地财政高峰时期,有的地方政府通过土地财政得到的收入居然能够达到政府所有财税收入的一半。

□热点2收入分配抓紧定收入分配方案收入分配的改革方案一直备受社会各界关注,近期有关方案何时出台的问题也是社会关注的热点。昨天,国家发改委主任张平称,将抓紧制定收入分配体制改革总体方案。张平在分析经济运行面临的主要困难和挑战时提到,在食品药品安全、收入分配、征地拆迁、安全生产领域仍存在不少涉及群众切身利益的突出问题,需要采取措施认真加以解决。针对收入分配的问题,张平在谈下一步重点工作时提到,要抓紧制定收入分配体制改革总体方案。

从本周开始,全国土地财政将迎来首次比较全面的“摸家底”式的全面审计。据悉,这次耗时两个月的专项审计由国务院牵头,审计范围一直下伸到县级,主要针对2008年到2013年这五年内的土地管理和利用情况,涉及财政、国土资源、住建、发改委、林业、农业等多个系统。土地财政之所以能够长期保持火热,以至成为一个焦点话题,关键在于它是利用政府对社会经济所具有的强大的支配权、干预权所形成并壮大的,而这种在权力作用之下所产生的现象背后,存在着权力的“寻租”空间。

月娥 盛欣苑 鸿炬

上一篇: 非集体成员可否继承小产权房

下一篇: 阿里首倡打假《联合公报》:共建全球无时差打假共同体(2)



发表评论:
最新图文





相关推荐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招聘信息 |网站律师

Copyright © 2012-2020 长沙城市资讯网 版权所有 0.129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