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政如何返还土地使用税房产税


 发布时间:2020-12-05 07:01:16

如果“征地补偿提高了”,这将是中国亿万农民奔走相庆的事。但这一制度立法,在2012年年底却因故爽约。有关键意义的《土地管理法修正案草案》,并没有在2012年12月底闭幕的全国人大常委会会议上表决。这意味着,征地补偿制度的修法进程,又将推迟到下一次审议。为何“征地补偿改革”迟迟不能

据中国之声《新闻晚高峰》报道,全国清理地方债的风暴仍在继续,但为了解决保障房资金缺口,决策层仍然给地方平台公司开了绿色通道。国家发改委日前下发了一份文件,名为《关于利用债券融资支持保障性住房建设有关问题的通知》。根据《通知》,各地经规范后继续保留的投融资平台公司可以申请发行企业债券,募集资金应优先用于各地保障性住房建设。债券融资对保障房建设来说是一剂怎样的药方?在地方债务已经被认为过度膨胀的形势下,如何避免保障房平台融资产生新的过热问题?今日《观点》栏目中央台记者柴华对话中央党校经济学教授韩保江,解析保障房平台融资之道:记者:住建部要求各地保障房建设务必在今年11月底之前全部开工,目前看后续的建设任务压力是比较大的,但是今年整体的货币政策从紧包括最近存款准备金率也在不断的上调,用允许地方平台发债的方式能够在多大程度上缓解这种资金的压力呢?韩保江:我觉得应该保障房建设的一个主体应该是政府,这次制约的保障房建设,特别是制约基层政府保障房建设最大的瓶颈还是资金问题,我们现在基层财政很困难,过去我们批评基层财政主要是土地财政,在整个房地产市场、城市化建设,包括土地批租政策越来越紧张的情况下,实际上靠出卖土地维持地方财政的这种空间已经很小了,保障房又是一个刚性任务,地方又没有资金的情况下,很显然要用地方的这种信用融集一部分资金,来解决保障房,我觉得倒是一个非常可行的办法。

分税制改革的始末中国的分税制改革从1994年开始,源于1993年12月国务院颁布的《关于实行分税制财政管理体制的决定》。“分税制改革的核心,是合理、科学地分配中央和地方的财权、财力,分配完以后,法律要固定下来,而且层层都搞分税制,不止中央和省一级,省和地区、地区和县、县和乡,各级都要分下去。”李炜光说。而在此前,1979年至1994年之间,针对权力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体制,中国推行了以“减税让利”为主要思路的税制改革,核心是将权力下放到地方和企业。

数据说明,上述地方政府2012年可支配土地出让收入尚不足以偿还其对应债务,即“入不敷出”。从全国层面来看,如果按照今年4月财政部原部长项怀诚在博鳌亚洲论坛上的预测,目前,全国各级政府总债务规模预计超过20万亿元。结合国家审计署公布的地方债融资渠道,即使按利率较低成本较小的银行贷款来计算,则全国性的地方债仅一年利息支出就高达1.2万亿元(按一年期贷款利率6%)。据财政部最新公布的《2012年全国土地出让收支情况》数据测算,2012年实际使用土地出让收益接近6000亿元。

日前,全国将首次针对土地出让金展开大范围审计的消息引发关注。在过去的13年间,土地出让年收入增长超30倍,总额累计近20万亿元。部分地区土地出让金占据地方财政“半壁江山”。去年,有些省份土地出让收入总额甚至超过税收收入。分散在国土、土地储备、财政等部门的土地出让金收支管理,除接受一些审计外,大多“封闭运行”,导致违规不断、腐败滋生。土地出让金去年超过4万亿正在各地铺开的土地出让金审计,被寄予“摸清家底”的众望。

辽宁省营口市近日下发文件,财政将出资5000万元,专项补贴公务员购买商品房。(5月20日《京华时报》)专家估算,此举不仅令营口市上千公务员平均一次性获得数万元住房补贴,而且可直接拉动该市房地产4亿元左右的销售额。营口的这项“双规”补贴政策,可谓用心良苦。当地政府救市的迫切心态可以理解,但依托政府财政来支撑、提振市场的方式并不可取。5000万元的财政补贴落入开发商腰包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这种以政府公信为担保、财政预算做后盾的提振方式,会向市场传达一种错误的信号,以致带来各种负面的影响。

佳澜 松坡 保兴湾

上一篇: 爱家名校华城开发商怎么样

下一篇: 土地就是命根子 四大难题制约土地流转进程



发表评论:
最新图文





相关推荐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招聘信息 |网站律师

Copyright © 2012-2020 长沙城市资讯网 版权所有 0.136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