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日报:唯有深化改革才能确保独立司法


 发布时间:2020-09-30 23:56:41

但是,只要不存在打击报复代表的情形,当地人大就当作出许可逮捕的决定。如果人大认为不构成犯罪,就不予许可刑拘、逮捕,实质上就是人大在代替检察院、法院等司法机关行使司法权,这与我国《宪法》和《代表法》相违背。人大虽然是权力机关,但本身并不行使司法权,不能作出司法判断。如果公安机关的侦

权利与义务统一、职权与职责统一,是政府依法行政中权责一致的基本原则。它强调任何违反宪法和法律的政府行为都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和法律后果,有权必有责、用权受监督、违法必追究,这是行政权力良性运行的机制。惟有如此,才谈得上依法行政。敬畏法律,是敬畏其威严。如果没有相应的责任追究,缺少有力的约束和强制,违法成本过低,甚至用权可以抵罪,敬畏法律就成了一句空话。只有从严惩罚违法滥权行为,才能杜绝以言代法、以权扰法。敬畏法律,要求政府官员必须强化依法行政的意识。

而从治国理论和社会的治理经验上讲,运用司法手段调处纠纷、缓解冲突,可以使社会变革阶段的利益冲突和矛盾纠纷在国家法治的总体框架内获得缓冲与调和,有利于及时解决冲突、缓解矛盾。将司法措施作为和平年代化解社会矛盾、冲突及民间纠纷的主渠道,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由此,切实保证司法权依法独立公正行使,维持司法权威和公信,对维护社会的和谐、稳定和建设“法治中国”,意义重大且深远。司法职权行使过程中的依法、独立,是司法权获得公正性、权威性的保障。

在一些地方,代表行使质询权,往往担心被指责和“一府两院”唱“对台戏”。有的党委和人大领导,也因怕影响团结、破坏稳定、弄僵关系,而不愿意让代表和委员行使质询权,进而说服代表改为提出批评和意见建议。实际上,质询只是众多监督方式中的一种,虽然刚性强,但也未必就要引发冲突和矛盾,更不是要唱“对台戏”。用活用好质询权,反而会推动“一府两院”的工作,进而促进依法治理水平的不断提高。用好质询权,也需要人大及其常委会组成人员自身素质的提高。

该类案件的执行难主要存在三个问题:一是被执行人的协助义务界定困难。被执行人阻挠另一方行使探望权时,认定被执行人拒不执行裁判文书自无异议,但被执行人的父母即子女的祖父母或外祖父母阻挠另一方行使探望权,能否认定是被执行人拒不履行协助义务?有时子女本身不愿到父或母处时,又如何处理?二是缺乏法定的执行措施。民事诉讼法规定的许多措施如查封、冻结或替代履行等,对探望权的执行并不适用。因为该类案件的执行标的是被执行人的行为,而不是人身,不能直接采取强制执行措施将未成年子女交付给探望权人。

二、提高法官职业素养在一定意义上,法官对法律的认识能力与认识方式决定着一个裁判的结果状态。法官是自由裁量权行使的主体,其职业素养(包括法律理想、职业道德、法学理论知识和审判实务技能)是法官正确行使自由裁量权的前提和基础。由于部分法官政治、业务素质较低,在行使司法自由裁量权时,容易发生法律识别上的错误,造成法律适用不正确,处置不当等问题,导致司法自由裁量权的异化和滥用,甚至成为极少数法官以权谋私、权钱交易的工具,影响了司法公正的实现。

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更进一步,在解决司法地方化问题上,提出优化司法职权配置,推动实行审判权和执行权相分离的体制改革试点,最高人民法院设立巡回法庭,探索设立跨行政区划的人民法院和人民检察院,探索建立检察机关提起公益诉讼制度。尤其值得我们关注的是,四中全会第一次明确规定建立领导干部干预司法活动、插手具体案件处理的记录、通报和责任追究制度,这既回应了普通群众对司法公正的强烈诉求,也表明了党和国家最大限度确保司法权独立公正行使的决心,进一步凸显强化了“法治高于人治”的观念。

法治政府的建设对执法权行使的要求是非常高的,不仅要有法律根据,而且还要遵照法律的规定程序行使。这就意味着,即使合法的执法行为,也不能一扣了之,而应当遵照法律规定的程序加以执行。近日,北京市一街道办将查扣上万元物品800元卖给废品站,引起媒体关注。的确,近年来,因被有权机关罚没、扣押物品损毁灭失而引发国家赔偿案件和其他诉讼,呈上升趋势。值得关注的是,在这些典型的案件中,执法人员行使强扣财物的权力,本来是合法的,但因行使不当,甚至违法,侵害了相对人的财产权,更引发人们对执法权的公信力的质疑。

敬畏法律,要求政府行政权的行使必须具有法律依据。“法无授权不可为”, 对政府而言,凡是法律没有允许的都是禁止的。这是法治政府的行为边界。现实中,政府行政权力得不到法律的应有规制,执法行为失范、执法牟利、超越职权、滥用职权以及不作为等时有发生。这些现象与建设法治政府格格不入,必须严格规范行政执法行为,明确执法权限,细化执法标准,强化执法考核。只有这样,才能将政府的权力及其行使置于法律的监控之下。敬畏法律,要求政府行政权的行使必须承担相应的责任。

三是执行程序终结有时不易确定。婚姻法并未规定父或母行使探望权的期限,在子女成年前,父母对子女都有抚养、教育的权利和义务,故可认为,在子女成年前,父或母对子女都有探望的权利。此权利从父母离婚时起将延续相当长时间,故某些情况下使如何认定案件已经执行完毕十分困难。对如何解决该类案件执行难问题,笔者提出以下建议:坚持依法切实执行、有利于子女健康成长、教育与强制相结合三项原则,加大法制宣传力度,做好疏导教育工作。深入宣传相关法律、法规与司法解释,使当事人认识到:子女和父母的关系不因父母离婚而解除,子女只是随一方共同生活,并非归其所有;离婚后,不直接抚养子女的父或母有探望子女的权利,另一方有协助的义务,阻碍、拒绝对方行使探望的行为是违法的;从孩子的利益考虑,探望权的实现也是保证子女身心健康的需要,孩子需要父爱也需要母爱,缺少父爱或母爱均不利于孩子的成长。

长款 脑颅 拓学

上一篇: 网信办清理关闭180多万传播淫秽色情微博微信QQ账号

下一篇: 乡镇卫生院上半年党建工作总结



发表评论:
最新图文





相关推荐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招聘信息 |网站律师

Copyright © 2012-2020 长沙城市资讯网 版权所有 0.125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