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离家出走称父母逼婚 要其嫁给“骗子”


 发布时间:2020-10-30 00:21:05

艾女士先后分两次为万某支付房屋首期款18万元,其中10万元通过银行转账,8万元是现金交付。3月初,万某又要求购车,艾女士为其支付购车款(含保险费)140800元。艾女士为万某出资购置的房屋和车辆均以万某的名义登记。可是,就在二人婚期即将临近之时,万某对艾女士的态度却发生了转变,经

女儿、弟媳充当骗钱工具看到钱来得如此容易,疯狂的曹某打起了自己的亲生女儿和弟弟的女朋友的主意。2012年11月,得知弟弟和已怀孕6个多月的同居女友任某闹矛盾,曹某便问任某愿不愿意再找个男人,任某同意了。曹某便为任某编造了“郭春枝”的假名和假住址,将其介绍给延津县一男子,收取对方3.9万元。任某明知也未反对,在和男方生活几天后跑回曹家。同月,曹某声称自己出车祸,急需用钱,要给正在许昌市上大学的女儿玲玲(化名)找个“婆家”。

截至今日0时,跳楼男子仍未脱离生命危险一对订婚不久的年轻男女,刚刚生育了一名仅23天的男婴,在榕城琴亭湖附近开了一家修理货车的店铺。外人看来颇为美满的一个小家庭,昨日却遭遇了人间惨剧。男方在中午离开店铺后,跑到三环快速路金鸡山隧道附近跳桥自杀,致多处骨折重伤;晚上邻居发现女方喉部被割死在店中。孩子哭闹惊现惨剧昨日晚上9时,一名居住在附近的姚先生向本报968111提供线索,声称在琴亭湖附近的一家修理店内发生惨剧,女方被发现死在店中,而男方则因跳桥重伤被送往医院抢救,家中还有一名出生仅23天的男婴。

“大家都说他是靠网络诈骗赚钱,我父母明明知道,还要让我嫁给他。”她说。刘小姐了解到,该男子是安溪蓬莱镇的同乡,经常去漳州,有时一个人住,有时跟弟弟一起,警惕性比较高,经常换地方。她实在无法接受跟一个骗子成为夫妻的未来。她对该男子的诈骗方式不是很了解,只知道跟某个软件有关,通过网络联系,让受骗者打钱过来。“他也曾坦承,他是通过网络诈骗赚钱的”。离家出走 卖聘礼度日今年9月,刘小姐拗不过父母,只好订婚,之后她离家出走,租住在湖里。

2011年8月,两人在法院调解离婚。约定保费由男女双方各承担一半。保单一直在男方那里。去年,男方悄悄去保险公司,将原本空缺的“受益人”一栏填上了自己爸爸的名字,也就是说,这份保单的受益人成了孩子的爷爷。由此,矛盾爆发。男告女,女告男,儿子告爸爸,一连启动了三个官司。官司一:男方告女方,“不是说好保费双方各承担一半的吗,这2.5万元你为什么不拿出来”。法院判决,根据当初离婚协议,女方确实要承担一半的。官司二:女方告男方和保险公司,为什么擅自改“受益人”,必须恢复原来状态。

求助 有偿请人跟我妹结婚12月20日,网友@wqb371301142发帖求助,有偿请株洲本地男士与其妹妹结婚,办理准生证后,双方再办理离婚,男方还有酬劳可拿,并在帖中留下了联系方式。21日下午,记者联系上了该网友进行核实。男子自称衡阳人,他妹妹现年30岁,未婚,前段时间跟一外地男子谈恋爱,怀孕后男方家里不同意两人在一起,现在其妹妹怀孕已八个月,仍未领结婚证、准生证。男子表示,“妹妹不愿意将肚子里的孩子打掉,但是单位已经下了通知,不能违反计划生育政策,要求下周内能拿到结婚证,再办准生证,否则要给予辞退。

所以,爸爸擅自拿了9000元是不合适的。还有一个收益是死亡赔偿金,也就是说如果小孩意外身故。如果“受益人”栏空白的话,那么按照法定继承来,也就是孩子的父母拿。现在“受益人”栏填上爷爷的话,变成这笔款项就交给爷爷了。男方改动的目的,就是将这笔死亡赔偿金不再作为遗产,让女方拿不到。所以男方此举可视为就是针对女方的。这个官司还牵涉到保险公司。一般来说,男方作为投保人,又持有保单,他要改变“受益人”栏,保险公司确实是会同意的。因为保险公司不可能花大量人力精力来调查其当时的婚姻家庭状况。而一旦“受益人”栏有改动后,保险公司就会将收益直接打入“受益人”账户,除非受益人另有委托。(通讯员 萧法 实习生 林潇潇 首席记者 肖菁)。

骆辉愿赔偿,杨琳琳要男方赔偿6000元“滚出自己的世界”。但双方在如何赔上争了一天:女方不相信男方的“借条”,男方称暂时没钱。最后,骆辉抵押手机和电脑,两人签了和解协议。警方特意叮嘱他们加一条内容:“不得私下再联系”。杨琳琳和骆辉曾同住一个小区,都已婚、有孩子,后发展为婚外情。这段孽恋,让警方不堪其扰:星城、高桥、麓谷、高塘岭派出所等地,早有他们的十多次报警,加上周边不堪其扰的群众、物业的报警,高达近百次。而两人住在星城派出所辖区,几乎所里每一个办案组都接待过他们,每个办案民警都被他们的短信、电话“轰炸”过。“我们个人生活被干扰事小,但浪费警方公共资源事大。”刘警官说,星城派出所辖区有7万多人,却只有20余名警员,这两年该所为解决他们的纠纷,付出巨大。(记者 梁筱石 实习生 蒋晓婷 郑珂 彭沛)。

但很显然,法官与女当事人结婚,并不是什么花边新闻,而是严肃的法律命题。就这起案件来说,在审判的程序上,的确存在诸多可疑之处,如法官周某的审判结果,与2006年女当事人第一次离婚诉讼时的结果是完全不一样的,那这两起审判,都经得起法律的考量么?再则,“女方得财产,男方得债务债权”的审判结果,若非出于男方自愿,也是于法无据的。而更加离奇的是,当女当事人的前夫拒不执行法律判决时,审理法官周某居然被调任执行局,对判决中涉案财产采取强制执行措施,这到底是正常的“人事调动”还是“人情调动”?值得拷问。

恋爱5年谈婚论嫁,男方买婚房特意加上女友的名字,没想婚事生变,心受伤害的女方拒绝归还一半房产。记者昨悉,这起官司经法官调解,以男方支付2万余元补偿得以告结。31岁的万姓小伙和28岁的小王,恋爱5年并于2010年谈婚论嫁,小万的父母买下一套婚房,登记在儿子和准儿媳的名下。岂料,筹备婚事中小万却爱上别人,小王气极分手并远走他乡,断然拒绝归还那一半房产。晃眼到了去年,小万又与新的恋人筹备婚事,只好打官司起诉小王讨要房产。法庭上,小万对曾造成的伤害向小王致歉,称愿补偿2.8万余元,经法官调解小王最终释然归还房产。楚天都市报讯 (记者袁黎 通讯员安法)。

刘唐军 孩之宝 黄长杰

上一篇: 男子诈骗10多万逃亡6年 警方抓获时称活的真累

下一篇: 四川警方启动“猎狐2015”专项行动



发表评论:
最新图文





相关推荐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招聘信息 |网站律师

Copyright © 2012-2020 长沙城市资讯网 版权所有 0.108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