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岁女童记忆力惊人 父亲称其能背两千多首诗词


 发布时间:2020-11-25 02:04:19

不管是自我炒作还是揠苗助长,这种性急、焦虑的心态违背了人才培养、成长的自身规律。厚积薄发、大器晚成的大有其人,不疾不徐地出彩,更令人赞美。“为了孩子将来好”是不少痴迷打造“神童”的人常用的幌子。殊不知,“神童”长大后会去哪儿,不是年轻时所“节省”下的那几年所能决定的。处事人情的练

超常儿童,也就是人们常说的“神童”,是个占比很小的群体。孙宏艳认为,对超常儿童因材施教是必要的,应该通过多种探索保护超常孩子超常的方面。“超常儿童只是在某个方面超常,而不是在综合素质上超常,希望老师、同学和家长客观看待,不要‘众星捧月’,使他们在将来的生活中‘高处不胜寒’。”孙宏艳强调,综合素质对一个人来说很重要,超常儿童的心理健康、与人合作交往的能力等需要各方多加关注。“任性的孩子最痛苦。”孙宏艳说,这些年龄很小就生活在光环下、众人保护下的孩子,可能容易在心态上任性、自我,将来到社会上、单位中年龄也尚小,周边的人也不会因为他曾经是“神童”而让着他,如果心理上适应不了这种“落差”,超常儿童反而有可能成为工作岗位上的“弱势群体”。

岑某诺作品《雷霆战警》封面。图据岑刚灿朋友圈最近,横空出世的“神童”特别多,前有“三天掌握基因表达技术”的昆明小学生,近日又有一位“一天能写2000首诗”的浙江慈溪少女上了微博热搜,引发网友对于“神童包装”的讨论。这位少女叫岑某诺,今年16岁,之所以登上热搜,是因为她“霸气侧漏”的个人简历——从简历上看,当时14岁的岑某诺除了是3个品牌的创始人,还自称一天能创作2000首诗、300首词牌、15000字小说,11岁出版诗词集,12岁写小说,同时出版666首原创诗词。

肖泽华(三水)今年才10岁的山东泰山小男孩苏刘溢,参加高考,第一科提前半小时做完题目,成为泰山中学考点第一个走出考场的考生,被冠以“小神童”的高帽,备受称赞。热衷造星,这是浮躁功利社会病的一个折射。每年高考完,“状元热”“神童热”大肆喧嚣,“明星”辈出,颇有炒作嫌疑,不利于学生健康成长。而“造星者”,则赚得盆满钵满。术业有专攻,闻道有先后。即使高考分数很高,但如果综合能力不行,也是高分低能的“考试机器”,于社会不会有多大贡献,此类人无资格叫“神童”。

另外英语、语文不需要培训,阅读广泛一些就可以了。”这位老师说,“说实话,早培班里面都是学奥数的牛孩,所以要早动手准备。”超常儿童的筛查测试完全是另一种测试,施建农介绍,对超常儿童进行筛查的测试是一个科学的过程。成绩不是随随便便经过培训就能提高的。“虽然说只要测试就一定存在误差,但是,这么多年我们可能会漏掉一些优秀的孩子,但是基本没有误测过。”曾经有不少家长向施建农咨询用不用培训,“我通常都会问他们这样的问题:培训班会给你什么承诺?”其实,基本培训机构给出的承诺是:过不了初试就退一半的钱。也就是说培训者连通过初试都无法保证。而且,按照超常儿童在人群中通常所占比例为1%~3%算,“假设我们‘超常’实验班的孩子都出自培训班,那么也会有至少97%的孩子注定是考不上的。”施建农说。(记者 樊未晨 实习生 陈奕凯)。

”丁立群的父亲陆唯明接受中新网记者采访时如是说。陆唯明称,社会对丁立群的关注太广了,一些评价用词有些夸张,为了减小对孩子产生的影响,他从不在孩子面前提及网上关于她的报道。陆唯明透露,近几天接到很多媒体要求采访的电话,且当他出现在公共场所时,很多人都会对他说,你的姑娘出名了!这些均给他带来困扰。对于众人称丁立群是“神童”的看法。陆唯明表示,孩子与普通小孩一样,也正常地上着小学,只是利用课余时间来学习珠心算,四年多来,由于孩子、家长和老师三方面的互相配合,持之以恒的训练才取得现在的成果。

爱瑞得 阿依 弦扬

上一篇: 义务教育阶段不公开排名是维护学生的什么

下一篇: 复课返学阶段大学生心理健康教育



发表评论:
最新图文





相关推荐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招聘信息 |网站律师

Copyright © 2012-2020 长沙城市资讯网 版权所有 0.10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