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州小神童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发布时间:2020-12-03 22:12:27

对于13岁的范书恺来说,年龄是个敏感的话题。这是他自己最想忽略,但别人却津津乐道的事情。近日,范书恺成为今年清华大学3374名本科新生里,迎接闪光灯次数最多的校园明星。清华大学校长陈吉宁见到他时,也“大吃一惊”。原因很简单,他只有13岁。如果再晚出生一周,范书恺可能是清华大学第一

说起来,我们是一个崇尚神童和天才的国度,这才是“神题”真正的土壤。“神题”的流行,与各种培训班、实验班、奥数竞赛被热捧,是可以进行等量齐观的现象。这反映了教育的一种浮躁。从一开始就是不能输在起跑线上,中间呢,则尽可以挤上重点中学重点大学的独木桥。虽说不算是成者王侯败者寇,但奥数有没有得过奖,是不是“系出名门”从重点中学重点大学里边穿过,不仅关乎个人学业的成功,而且是关乎个人就业选择和人生成就等大问题了。教育的目的是培养有知识、有能力、有独立精神、人格健全、身心发育良好的接班人,至于神童、天才只能算是上苍的格外赐予,是上帝撒落在凡间的种子,可遇而不可求。况且那种逻辑混乱、风马牛不相及的“神题”连普通学子也关照不了,又哪能指望它培养神童呢?即便真想培养神童、天才,请顺着人的逻辑走。思想有多远,就让“神题”离多远吧。(采桑子)。

又过了半年,两夫妻第三次将小豪送往幼儿园,去了一天,小豪再次被退了回来。此时,他们才意识到小豪身上可能有某方面的缺陷。特别是离上学年龄越来越近,小豪受教育问题成为父母最困惑的事情,“把他送去学校,怕影响其他孩子上课。但他又有接受教育的权利,该怎么办呢?”神童有多神:过目不忘复原拼图小豪有着超强的记忆能力。在他4岁时,爸爸给他买了一副由100块拼块组成的拼图。小豪看了一遍原图,又玩弄了几下。再次将拼图打乱后,他竟然能够不按任何逻辑顺序便能准确无误地安放在拼图的原位上。

“神童”背后(一)超常儿童是天生的还是培训出来的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陈先生带着自己未满6岁的儿子来到位于北京市海淀区的“桦树湾教育”,陈先生来这里的目的,一是为儿子寻找合适的幼小衔接培训机构,同时,这个机构以“超常儿童”培训著称,“我也想测测孩子是不是神童,要是能考上‘育才’(学校)、‘育民’(学校)就好了。”在我国学界,对“神童”的科学称呼是“超常儿童”。普通人虽然不能对“神童”进行科学的定义,但是,人们心目中还是有一个最朴素的认识:“非常聪明”、“有过人之处”、“人数极少”……神童与上奥数班英语班有关系吗曾经,神童离普通人的家庭很远。

(5月17日《京华时报》)关于各种“少年班”“神童班”和“超常教育”的是是非非,无论肯定还是否定,说得都不无道理,但每次看到相关新闻,都会让我联想到自己曾遇到的那些“神童”们的过去和现在。早在笔者还在上小学时,八中的少年班就已在京城闻名遐迩。当年,同年级里就有一个各科成绩都极其优异的男同学在四年级时去考了,不过没考上。这本来没什么,毕竟少年班的录取率很低,但对他的打击却很大。因为此前老师同学们都夸他“聪明绝顶”,家人和他自己认为他就是神童,周围的亲友都对他考入少年班抱以极大希望,但落榜的结果却告知他,他和其他大多数10岁男孩没什么区别,这让他很难接受。

“神童”教育当因材施教“龚民的案例是一个智优儿童的个案,这种教育方式是广大家长难以模仿的。”上海社科院青少年研究所所长杨雄指出,智优儿童和弱智儿童在儿童总数中所占的比例几乎相同,均为1%左右,属于极端少数人群。因此对“神童”不必过分关注或强调,也不必投入过度的教育资源,让“神童”顺其自然地成长,可能会对他们的未来更有利。在教育过程中,除了知识教育外,人格教育也十分重要。杨雄告诉记者,包括龚民在内,很多“神童”都有着不同于普通孩子的求学过程,几乎没有规律可循。“这至少可以从一个侧面说明,教育本身是具有差异性和个体性的,不能套用一个刻板的模式。特别是对于神童,个体差异更大,必须因材施教,而这正是现行教育体制还难以覆盖到的。” 本报记者 樊丽萍。

但要让理解力和记忆力超群的“神童”成为爱因斯坦式的人物,最关键的是要培养孩子对一门学科或一种学问的领悟力,领会一门学科的内在精神、及其与人类知识体系的关系。“这种旨趣的养成和精神品格的塑造,并不是过早进入大学就可以获得的。”龚民的出现,也容易让人联想到中科大“少年班”。应当说,将天才少年集中起来施教不失为一个好的方法,不过根据后来一份“少年班”学生跟踪报告显示,“天才”陨落的例子也并不少见。由于无法妥善处理与导师的关系、生活自理能力差等原因,不少神童日后不仅一事无成,有的还落下严重的心理疾病。

此事中,真正值得关注的,反倒是岑某诺的精神状态,她是否还是“正常孩童”应有的样子?岑父所谓的给女儿的“差异化引导”,是不是安全的、合法的、健康的,又是不是以牺牲未成年人的权益和快乐为代价?有必要再次重申,孩子绝不是大人的私产,更不是什么试验品和赚钱工具。透过一段尬到爆的演讲视频,我们感受到的是一股让人不寒而栗的“早熟”。这不是奇闻也不是笑柄,更像是一段偏执童年的总结陈词。这世间少一个神童、天才无关大体,多一个病人、妄人就是罪孽深重了。但愿岑某诺真的幸福,但愿所有的孩子都可以不必活成“神童”。

范书恺正是顶着这种奇异的光环,走出山西的小县城,一步跨进清华大学的门槛,又被聚光灯收拢到举国视野中。正当范书恺在京城赢得目光的同时,他的家乡忻州市河曲县,也在分享这份骄傲。8月23日,山西新闻网忻州频道的头条推荐,是“河曲13岁男孩进入清华读机械工程系”。他的母校河曲中学,也为此挂上了红色的横幅。不久前,当地教育局为范书恺撰文一篇,文章的标题直接明了——《河曲“神童状元”范书恺》。文中写他,“一个熠熠生辉的名字,被人们广为传诵”。

近日,网曝湖北襄阳某小学一年级的年仅7岁“神童”,通过测试“跳”到四年级。消息一出,争议四起,国人的“神童情结”神经再次被触动。“伤仲永”的教训自古有之,“神童”的传说却总是不绝于耳。“出名要趁早”的“神童”要去哪儿?不少“神童”并没有按照人们的期待“一路向前狂奔”,如“13岁神童大学生活不如意,入校一年成绩倒数”等新闻并不鲜见,各色耀眼“神童”被捧上高台后“泯然众人矣”的例子更是不在少数。“神童情结”反映了社会上一些人“出名要趁早”的心态。

滕汉鼎 新密市 郑轻

上一篇: 以家庭教育学写纪录片镜子读后感

下一篇: 爱的教育父亲的先生教学设计



发表评论:
最新图文





相关推荐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招聘信息 |网站律师

Copyright © 2012-2020 长沙城市资讯网 版权所有 0.122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