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门大吉四岁神童家庭教育总结


 发布时间:2020-11-25 05:25:38

肖泽华(三水)今年才10岁的山东泰山小男孩苏刘溢,参加高考,第一科提前半小时做完题目,成为泰山中学考点第一个走出考场的考生,被冠以“小神童”的高帽,备受称赞。热衷造星,这是浮躁功利社会病的一个折射。每年高考完,“状元热”“神童热”大肆喧嚣,“明星”辈出,颇有炒作嫌疑,不利于学生健

当岑某诺“封神”,她就成为了特定圈子里的信仰图腾、“票房”保障和现金奶牛——以局外人的视角来看,这其间的商业逻辑一眼望穿。最优秀的演员,从来都是代入灵魂演出。也许,就连岑某诺本人,也不知道自己有多“优秀”。历史一再证明,每一个逆天的“神童”背后,总不免有个老谋深算的操盘手。仅就已经披露的信息看,岑某诺的卖力表演,基本都起到了给其父亲公司产品“导流”“揽客”的作用。那么需要追问的是,在这场生意中,岑父到底给女儿施加了何种影响?这对父女的“事业版图”究竟是有意做局又或者是机缘巧合、半推半就?纠结于是“神童”还是“神棍”,并无太多意义。

如今神童满天飞。别说看不见,就在你身边。想想那幼儿园的孩子就会背诵唐诗还认识ABC,小学一年级就知道一个水管进水一个水管放水什么时候放满,小学没毕业就已经掌握了初中的数学要义,不是神童又是啥?更有甚者,有的小学生,不仅语数外全能,体美劳全优,课外的钢琴围棋羽毛球,哪样都会那么一点儿!还能参加奥数奥语奥英以及七大姑八大姨的各种竞赛。真是个上得了各种“厅堂”,下得了各种“厨房”。这已经不是神童了,几乎就是神仙了。

有考试就有培训。不少机构都开设了与“超常”相关的培训班,仿佛培养个“神童”与上个奥数班、英语班没有太大区别。当曾经高不可攀的“神童”一下子“跌”进街头巷尾时,我们不禁要问有那么多神童吗?而面对高昂的培训费,我们不得不深入到孩子、家长、培训机构和专家中,了解“神童热”的产生还有哪些更深层次的原因。至少97%的孩子是普通人“神童”似乎多了起来。家长的这种感觉也并非毫无依据。在北京,20年前,大概只有北京八中有专门针对超常儿童的实验班,10年前,北京有两所学校进行超常儿童实验。

(5月17日《京华时报》)关于各种“少年班”“神童班”和“超常教育”的是是非非,无论肯定还是否定,说得都不无道理,但每次看到相关新闻,都会让我联想到自己曾遇到的那些“神童”们的过去和现在。早在笔者还在上小学时,八中的少年班就已在京城闻名遐迩。当年,同年级里就有一个各科成绩都极其优异的男同学在四年级时去考了,不过没考上。这本来没什么,毕竟少年班的录取率很低,但对他的打击却很大。因为此前老师同学们都夸他“聪明绝顶”,家人和他自己认为他就是神童,周围的亲友都对他考入少年班抱以极大希望,但落榜的结果却告知他,他和其他大多数10岁男孩没什么区别,这让他很难接受。

范书恺的高中老师苗建明自豪地说,“范书恺是我当班主任带出来的第一个清华生,也是河曲县第8个考进清华的人”。当然,范书恺至今还是这8个清华生中,在金榜题名时岁数最小的。他的成长进行曲比同龄人快了好几个拍子。他5岁上小学4年级,7岁升入初中,13岁就考进大学,而且是全国最知名的高等学府。范书恺很小时,就显现出读书学习的天分。那时,他只有两岁,同龄孩子刚开始说出完整的句子,他已经会认读许多汉字,能做乘法运算。他没有上过幼儿园,在父母的教授下,5岁前已学完小学课程。

教亲 正心 大聪

上一篇: 市民公约宣传教育活动简报

下一篇: 华东师范大学教育学暑期夏令营



发表评论:
最新图文





相关推荐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招聘信息 |网站律师

Copyright © 2012-2020 长沙城市资讯网 版权所有 0.15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