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提升教育质量 促进教育公平


 发布时间:2021-05-08 03:58:17

换句话说,我们讲的教育公平,指的是条件公平、机会公平,但不讲结果的绝对公平。毕竟,每个人的禀赋不同。然而,李和平说,现实中我们所面临的一些不均衡,是人为造成的,是机会的不均衡、条件的不均衡,而这些不均衡,是经济发展水平和社会制度造成的。本次调查中,66.7%的受访者认为,社会权力

这种情况的产生,有东莞特殊的原因:新莞人数量巨大,在现有教育资源分配理念下,户籍学生得到了倾斜。但这种情况的产生并非理所当然:公平应是教育一以贯之的主题,更何况,东莞在城市包容度层面一直为人所称道,新莞人学生有理由跟户籍学生平等享受教育资源。道理显而易见,但事实已然如此。新莞人学生与户籍学生在中考录取上被区别对待,这种现象由来已久,要打破这种制度设计,恐怕也非一朝一夕。依笔者看,最根本的原因是:要么,那些真正决定教育资源配置的人正是户籍学生的家长;要么,没有更好的平衡策略、更大的动力,打破这种明显不合理的制度设计。

有理由相信,高考替考事实上已经形成一条地下产业链。迄今为止,尽管公众对高考颇多非议,高考本身也存在这样那样的不足,但没有人能够否认,高考仍然是当下社会“最不坏”的一种人才选择机制,无论是保障社会底层向上有序流动,还是消除社会板结化,抑或实现最基本的公平与正义,高考都是无法替代的。也正因为如此,高考的纯洁性和公信力显得尤其重要。高考公平是一种底线的公平,一旦高考被玷污,无论是对个人和家庭的影响,还是对社会心理的冲击,无疑都是巨大而深远的。

同样,面临公平考验的还有另一个焦点:加分制度。有调查显示,超过90%的考生家长建议取消一切加分,原因是造成了不公平。2011年,四川获得加分资格的考生中,有93%是因为少数民族身份获得的加分,与该省少数民族人口比例相比较,这样的数字令人疑窦丛生,但是民族身份的管理,教育部门鞭长莫及。同样,给各种文体优秀、竞赛成绩突出的学生加分,但无法保证其资格完全真实可靠,但是在应试教育体制下,鼓励学生注重全面素质提高的一项措施也变得进退维谷。随着高等教育成为大部分年轻人的一种生活方式,高考和招生的细节牵涉到的人数越来越多,自然地,所受到的关注度也越来越多、越来越细,任何一个细节的公平性都要放在“显微镜”下来看。其实这正是时代进步的体现,惟其如此,改革才能越来越科学、合理。(记者 李玉兰)。

向各省级单位分配名额的依据是什么?是依据各地人口总量、考生总量?还是各地经济发展水平?抑或是各地财政上的贡献?还是其他什么因素?教育部考试中心原主任杨学为介绍,我国高校在各省招生的数量和比例主要是历史形成的。上世纪50年代初,各高校根据自己对各地基础教育发展水平的评估,制定了本校在各省招生的比例,这个比例一直延续至今。至于每年浮动的幅度,各校则是根据下列因素来考量和决定:当年考生数量;该校当年毕业生数量;国家总体招生计划如扩招比例;该校各院系各专业师资情况以及高校所在地的政府要求等。

“中国首善”陈光标针对“穷人孩子上不起大学”的问题在接受采访时建议:名牌大学的思想应再解放一点。富人的子女要读这些名牌大学,差一点分都可以收,但要高额收费。然后将这些钱用来帮助穷人的孩子上大学,最终实现教育公平。(3月10日《重庆晨报》)愿望是善良的,然而又是很天真的。在中国当下的现实语境中,这种“以牺牲一种公平换取另一种公平”的逻辑,不仅实现不了初衷,也许只能制造更大的不公。差一点分可以收,但要高额收费,这显然破坏了对维系当下社会公平底线起到很重要功能的高考公平。

当务之急,是面对公众对这起事件“可能存在权钱交易”的种种质疑,以科学、细致的调查,尽快公布调查结论,对相关责任人进行严肃处理,才能让人民群众看到教育主管部门维护教育公平的决心和希望。人们同样认为,作为已经让人感觉习以为常的现象,“转学事件”不会是一地甚至一所高校的孤例。如今,借湖南大学的“转学事件”,对全国范围内的高校转学生予以复核彻查,看到底有多少类似问题,核查出问题一视同仁严肃处理,正是惩治教育腐败、维护教育公平的题中之意。特权和腐败的发生,常常与制度不完善有关。以群众身边的特权为着眼点,加紧修补诸如“特殊困难转学”等相关政策中可以利用的种种漏洞,使制度更加科学合理,从而堵死从权力迈向特权的通道。保证权力规范,还离不开有效的监督。加大力度,进一步完善高校权力运作的监督机制,畅通监督渠道,让高校的相关权力运行在阳光下,才能防止权力霉变引发腐败,筑牢教育公平的坚固基石。(记者袁汝婷、谢樱)。

在高考中,每一分的差距都可能改变成百上千人的命运。因“品德”而一下给某个学生加20分,这是否有利于高考公平,实在值得深思。首先,如何评判学生的思想品德是一个问题。思想品德属于精神领域的范畴,是难以量化的。在道德加分的描述中,“有突出先进事迹、对社会有较大影响”只能凭感性的判断,而没有具体的实施标准。其次,一个人的思想品德体现在他长期的行为中,评判一个人思想品德的好坏更是需要一个长期的过程。通过一两件事来认定某个学生品德比其他学生高,而且这一高就是20分,实在难以服众。

《中国高校招生考试中的区域公平研究》作者李立峰:“透过强烈的就地高考的民意诉求,我们已经看到,家长们不仅仅是简单地追求平等的权利,更重要的是想分享京沪等地优质的名校入学机会。没有基本的入学机会绝对不公平,但通过异地高考来分享名校的入学机会,这是以一种新的不平等代替另一种不平等。”网友天涯:其实,高考与户籍挂钩、存在地域不公这个问题由来已久,我国科举历史上一直有“异地高考”、“高考移民”等问题。科举制起于隋唐。

一个牵涉多个环节的非法产业链上,没有任何人表现出哪怕一丝道德愧疚,不得不让人感慨这些人道德上的无感乃至麻木。高考已经成为测试社会公平的最敏感的“试纸”,高考考场上出现的任何瑕疵,都可能在公众心中引起最大的不安和不公平感。日前,央视曝光了河南、湖北两地不法分子串联作弊,组织、雇用在校大学生为今年高考生“替考”的新闻。(相关报道见A17版)报道通过“线人”提供的视频资料证实,多名河南某县考生的家长,通过中间人雇用武汉多家高校的在校学生,赶赴河南为考生替考。

马慧君 危帆 素教

上一篇: 《大学生心理健康教育必修课》

下一篇: 同济大学机械(合作办学)与谁合作办学



发表评论:
最新图文





相关推荐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招聘信息 |网站律师

Copyright © 2012-2020 长沙城市资讯网 版权所有 0.116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