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防部中外媒体新春招待会


 发布时间:2020-10-23 23:03:37

除此,当国家面临重大事件之时,军人的发声却有着非军人发言所不能达到的重大效果。当我国开始建造航空母舰之时,军人发声不仅为国人宣传我国的海洋军事方略,普及海洋军事历史与知识,而且还为国际社会的种种不解与疑虑进行了正面解答与释疑。当海盗严重威胁国际安全时,我国海军毅然出海护航,而军人

军营公众号的喜与忧本报记者 王天益2016年年底,大雪节气刚过,古城南京,依旧暖阳高挂。虽是周末,南京政治学院学术报告厅却座无虚席。全军数十位微信公众号运营者和军地新闻传播领域专家学者聚集于此,共话军事新媒体建设。一个多月前,距此200多公里的乌镇举办了第三届世界互联网大会。有人因此作比:这是一场中国军队的互联网大会。比方打得不一定妥当。不过,对已通过智能手机“触网”的座座军营来说,这些动辄拥有数万“粉丝”拥趸的自媒体发出的声音,必将在通向未来的道路上,留下一串串意味深长的回响。

“互联网时代人人都有麦克风,有人说我们好,就有人骂我们。公众号内容一旦推送便覆水难收,出纰漏被人‘找茬’或恶意炒作,都会让你‘压力山大’。”相对这些,运营“印象空工大”的张涛说,更多的阻力其实还是源自公众号这一新生事物与军营一些固有观念和思维的冲突。对此,张涛与同在部队工作的双胞胎哥哥有过一次争辩。在微信朋友圈里,哥哥直言不讳:“印象空工大”作为军校公众号,“活泼有余,严肃不足,迎合有余,引领不足,品位有余,内涵不足……”张涛也针锋相对:“亲爱的粉丝朋友……不能用传统的视角来运营新媒体,不研究受众心理,一味追求深度厚度,最后会让军队把新媒体这块阵地丢掉的……”采访中,有公众号运营者谈到,最害怕的便是有领导交代“命题作业”,“把单位的黑板报贴到公众号上”。

人民网记者翁奇羽摄影吸粉“‘局座召忠’的“粉丝”五个月涨到了47万。”张召忠在向记者展示闯荡自媒体5个月的成绩时,颇有些自豪。记者从微信个人公众号排名也发现,“局座召忠”5月份多次进入前15位,基本没有跌出过前50位。一票“网红”排在他的身后。张召忠从1992年开始接触电视媒体,在央视做了《三十六计古今谈》,军迷开始认识并喜欢他。20多年来,张召忠的“粉丝”早已超越狭小的军迷圈。从年龄层次上看,中老年人算是他的“铁杆粉丝”,“90后”、“00后”“粉丝”团队伍也迅速扩张中。

透过中国展示的“王牌武器”,外界看到了中国的自信与透明。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阅兵仪式上宣布将裁减军队30万人,更让人看到中国追求和平的诚意。然而,仍然有一些西方媒体不愿摘下他们戴惯了的有色眼镜,炒作所谓中国“炫耀军力”之类的陈词滥调。日本方面也借机宣称对中国的新武器表示关注。与阅兵激起的强烈爱国热情和自豪感相比,这些外部杂音对中国人来说显然无关痛痒。韩国《东亚日报》4日说,全世界都会记住中国周四的胜利日纪念活动,它将作为经济强国中国军事崛起的历史性场面留在世人的记忆里。

“你是伏地魔!”一个男孩指着一个特别瘦的同学。对方回应说,“不!你才是伏地魔!”他们来来回回指着。现在,校园的场景已经变成外交上的现实。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和第三大经济体正在激烈地争论谁是亚洲“伏地魔”。下一步是什么?向对方吐痰?脚踢对方?拉对方头发?这两个亚洲国家再次相互较量强大,这已经远不是搞笑与幻想。两个国家都是世界上最富有、规模最大、最有组织的国家,他们的倾向和矛盾升级非常令人担忧。刊登争论文章的《每日电讯报》评论说,中日两国高层在外交政策上各执一词,东亚局势走到“十字路口”。

接触自媒体后,64岁的张召忠似乎越来越年轻。他时不时会打开他那部大屏幕手机,翻看工作群,查看自己文章后的留言,双手打字,快速发出工作指示,还会对文章的配图、一些导读说明文字的遣词用语细心地提出修改意见。包括张召忠在内,他的工作室现在已经有9个人了,都是清一色的“90后”,大部分人是兼职。“我计划明年开始招‘00后’了”张召忠说。“局座”把爱国主义和国防教育当事业,以媒体为讲台。但近年他发现“年轻人不看书,也不看电视,每天抱着手机扒拉。

在“我们的天空”公众号上,有个战士的爷爷留言说,自己年纪大了,以前压根儿不会用智能手机,为了解孩子在部队的情况,专门学会了用手机、上微信。“他几乎每天都会在公众号推送的文章后留言。”张祥锋说,他们会第一时间把家人的留言筛选出来让官兵看到,“寥寥几十字,有时比一堂教育课都管用”。官兵,无疑是军营公众号聚焦的主体。创办“一号哨位”公众号的退伍战士周晓辉认为,对于军营里这些“拇指一代”来说,公众号不只是传统媒体那样的第三方观察者,还意味着陪伴和成长。

比如日本关东军发动“九•一八”事变之前,日本当时两大报之一的《每日新闻》连发30多篇社论,配合战犯石原莞尔“满蒙生命线”理论,为日本社会接受即将发生的“九•一八”事变做好思想准备。“九•一八”发生后,日本社会没有人怀疑这是关东军所为,都认为是中国军队干的。“卢沟桥事变”日本全面侵华后,日本全部报纸紧随军国主义政府把明明是侵略战争说成是“讨伐暴戾中国”。主流媒体派出大批随军记者,宣传日军的 武功和“大和魂”武士道精神。

刘同 斯佩号 师夏

上一篇: 海军南海舰队远海训练编队巡航曾母暗沙

下一篇: 南海舰队远海训练编队实战演习 提高临机处置能力



发表评论:
最新图文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招聘信息 |网站律师

Copyright © 2012-2020 长沙城市资讯网 版权所有 0.082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