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类自媒体的困境:个别沦为"吐槽号""谣言号"


 发布时间:2020-10-27 03:42:04

俗话说,是人三分对。一个能在社会上立足扬名,通常总会做点有益之事,不过评价历史人物却不能只看一时一事,必须全面考察其生平。汪精卫是大汉奸,他在反清革命中却因谋刺摄政王载沣而誉满全天下,后来因降日的罪行才被全民唾弃。如今那些抓住张灵甫参加抗战这一点便一味吹捧的人,难道也要歌颂汪精卫

他衣着整齐地坐在沙发上,与记者寒暄起与人民网的交情:“我第一次做网上直播是2000年5月20日在人民网强国论坛,那天陈水扁发表就职演说;我开的第一个、也是唯一的博客是在人民网,还连续多年被评为十大博客。后来,部队不允许现役军人开博客,我就把博客停了。”随后的三个小时,老兵张召忠用标志式大白话向记者讲述他5个月来“战斗”在自媒体的苦乐生活,并毫不避讳地直面记者每一个提问。挖坑去年10月,张召忠参加江苏卫视《最强大脑》录制时,总听到一帮年轻人说微信的事儿。

“互联网时代人人都有麦克风,有人说我们好,就有人骂我们。公众号内容一旦推送便覆水难收,出纰漏被人‘找茬’或恶意炒作,都会让你‘压力山大’。”相对这些,运营“印象空工大”的张涛说,更多的阻力其实还是源自公众号这一新生事物与军营一些固有观念和思维的冲突。对此,张涛与同在部队工作的双胞胎哥哥有过一次争辩。在微信朋友圈里,哥哥直言不讳:“印象空工大”作为军校公众号,“活泼有余,严肃不足,迎合有余,引领不足,品位有余,内涵不足……”张涛也针锋相对:“亲爱的粉丝朋友……不能用传统的视角来运营新媒体,不研究受众心理,一味追求深度厚度,最后会让军队把新媒体这块阵地丢掉的……”采访中,有公众号运营者谈到,最害怕的便是有领导交代“命题作业”,“把单位的黑板报贴到公众号上”。

2013年4月27日,安倍身着迷彩、头戴钢盔登上“10式”坦克进行选举宣传,此举被广泛视为“坐实了日本军国主义复活”和“日本之耻”;同年5月12日,他视察东松岛市航空自卫队基地时,乘坐代号“731”的战机拍照,引起韩国媒体激烈声讨,指责他“无休止地挑衅”;次年1月,在达沃斯论坛期间,他将中日关系比作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德国与英国的关系,引起众欧美记者惊呼“日本与中国是否处于开战前夜”,日本政府自知理亏,随后慌忙澄清“不能以一战来比较”。

而对GNA支持得最积极的国家是土耳其。在2019年,LNA在阿联酋的中国造“翼龙-2”无人机的支援下取得了节节胜利,包围了由GNA控制的利比亚西北部地区,包括首都的黎波里在内。自2019年底以来,土耳其加大了对GNA的援助,不但提供了大量武器,甚至派出军事顾问团直接指导战斗,利比亚内战的局势被逆转,LNA开始向东部地区败退。那么,这种导弹究竟是不是中国制造的前卫-18呢?国外社交媒体上已经有人指出,这些GNA 士兵操作的导弹,是伊朗制造的Misagh-2便携式防空导弹,在2018年和2019年出售给了土耳其,然后现在被土耳其政府支援给了GNA。

4月中旬,大庆舰通过网络陆续收到大连市第二十四中学学生的来信,信中都表达着同样的心声:“为中国点赞!为中国海军点赞!为护航官兵点赞!”原来,该校老师刘艳华前不久通过“当代海军官方微信”,看到曾经的学生——大庆舰副情电长王沫担任联络官与外军交流的画面时,她非常激动。回到课堂,刘艳华将当天的语文课改为动态教学内容,以海军护航行动为话题,让同学们以书信的形式,表达对祖国和海军的崇敬情怀。“大家好,我是教导员于海波的家属李雪,由于公公突发胃出血,我需要马上赶到医院,请群里哪个姐妹帮忙照顾一下我未满月的孩子,谢谢!”2月15日晚,北海舰队某驱逐舰支队机关干部王鹏看到大庆舰“军嫂互助微信群”的消息后,让爱人第一时间赶赴李雪家中帮助照顾其婴儿,与此同时,王鹏驾车与李雪一起赶赴医院,直到病人康复出院才将消息告知于海波。

恒鼎 黄新瑞 李嘉姚

上一篇: 2019年国防重大基础研究指南

下一篇: 重生抗战胜利后的远征军军官



发表评论:
最新图文





相关推荐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招聘信息 |网站律师

Copyright © 2012-2020 长沙城市资讯网 版权所有 0.133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