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讯:芦山震后重建两周年:家园在废墟上涅槃


 发布时间:2020-09-21 17:03:27

“后来我拼命爬了出来,左腿膝盖都被钢筋划伤了,也没感觉出来。”卢先生说,他的大女儿也被砸在里面。套丝工李欢当时正在这间玛钢厂车间内紧张工作,与在建厂房仅有一墙之隔。一面墙轰然倒塌时,一个小型气泵径直砸向李欢。“我一下子被砸倒了,但一个猛劲儿跳了起来,但没跑几步就摔在地上。”李欢说

堂厅一侧的墙上,是邵玉娟、邵玉苗姐妹同在2007年6月1日得的两张奖状。邵玉娟的外公说,两个孙女很孝顺,每次到他家,他从地里回来,两个孙女就会给他端来热水洗脚,再去做饭。桥耳沟村是一个“两山夹一川”的村子,东西两边的半山腰上住着人家,一条沟也就是百米左右宽。房子旁边,是七八十度的陡坡,村民们就在陡坡上开荒,辟出细长的条块土地种庄稼。站在沟中间看,那些小块的地那么袖珍,宽度就是大人跨一大步的样子。63岁的邵佳炳讲,原来的河流只有一两米宽,紧靠山体,河流西边是一条水泥路,水泥路的东边是大片大片的庄稼。

9点51分,分散在周围的人群开始发出骚动,救援人员和挖掘机的搜寻范围在进一步缩小。沈亮星亲自站到了驾驶舱里指挥挖掘。10点03分,小思远的姥姥吩咐人准备了一个简易担架和一床小被子。这是挖掘救援在龙泉村全面展开的一天,但迟迟没有结果令众人烦闷。村民们坐在一栋三层半的新楼下面的阴凉里,在挖出一位被埋人员之前,只有一种情况会让他们集体站起来——余震。突如其来的短暂晃动,让龙泉村村民们产生的第一反应就是远离楼体。在确认余震无碍后,他们会重新坐回去。

一条黑色水沟,沿着集装箱废墟一侧伸向远方,几只弯曲变形的白色集装箱仍然深扎在水沟淤泥中。伴随着现场推土机隆隆的作业声,横穿水沟,直通爆炸区的“生命通道”正在搭建。两辆推土机轮番将周边的泥土填补在新路上。现场一名武警说,此前赴核心区救人,要淌过水沟,而这条通道搭建完成,更方便驱车进入。现场污染水成分复杂,如不慎外泄危险巨大,如何围栏污水成为外界关注焦点。记者从现场看到,沿水沟内测,具有围堵作用的千余米围堰已铺设完成。离爆炸区最近的两座五层小楼,依然矗立在废墟中,熏得通体乌黑,看不到一点最初的模样。地面排满的上千辆进口车,已被掀翻车盖。不远处的几栋高层居民楼,门窗全无,墙体损毁严重。无人机搭载数据采集设备频繁穿越废墟上空;头戴黄色安全帽,身着防化服的人群依然不断在废墟跑动,执着地寻找着生命。(完)。

而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贝大日如来佛石窟寺同样损毁严重,除了大量裂缝外,地基走形,石刻文物表皮已脱落。值得庆幸的是,震区玉树一些珍贵的佛教文物幸免于难。4月15日下午,被埋压废墟下30余小时的东仓《大藏经》经过当地政府全力抢救,全部抢救清理完毕,未发生文物损毁和丢失现象。东仓《大藏经》现已搬至珍藏馆保存,并指派专人进行看守。东仓《大藏经》用金银写成,在藏区享有盛誉,距今已有一千多年历史。“玉树”在藏语里的意思是“遗迹”,那里一共有500多座藏传佛教寺院,4个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地震使这些历史遗迹受损严重。

20多分钟后,两个孩子被成功救出。尔后,他才飞快向家里跑去。在冲进自家院落一刹那,包供同惊呆了:家里靠山一面的房屋已被泥土掩埋,院子里一片废墟。儿子包选科大声哭叫着,在废墟上徒手刨挖。再仔细一看,包供同双腿一软:废墟的木头缝隙间,邱生娥只露出上半身,下半身被埋在土里,一根粗壮的房梁压在她的后背上!包供同发了疯一样冲上前去,企图搬开压在妻子身上的房梁,但木头纹丝不动。“疼……赶紧救救我!”邱生娥语气微弱,眼神中充满渴盼。

冒号 免费电 何演

上一篇: 吴邦国会见罗马尼亚参议长

下一篇: 中国人有在罗马尼亚拍av的吗



发表评论:
最新图文





相关推荐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招聘信息 |网站律师

Copyright © 2012-2020 长沙城市资讯网 版权所有 0.094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