汶川地震三周年现场回访:重归常态才有未来(图)


 发布时间:2020-09-20 20:01:54

熊正芬的儿媳回忆,地震发生时,婆婆正坐在厨房的沙发上,房子坍塌得太快,婆婆来不及跑出去,就被埋在了厨房里。这是一户四间房组成的房子,整体坍塌,一整块水泥板房顶倒扣在那里。两天来,亲属没有挖掘工具,只能在倒塌的废墟上不断呼喊阿婆的名字,却一直没得到回应。12时40分:志愿者钻进废墟

越野E族负责人告诉记者,这已经是第二次去里田乡救援,“此次两支救援队共派出11台车和2台物资车,我们将为他们送去100件水和80多箱快食面。”在安乐乡洋坊村、三大村的路口,由武警三明支队特警们组成的救援小分队正在分装大米,他们将徒步3个小时,运送600斤大米进去。“这两个村断水断电断通信,现在更是断粮了,路都被泥浆埋起来了,没到大腿。”安乐乡乡长罗锋说,“米袋被雨打湿只会更重,这时候只能靠部队了。”受此次强降雨过程影响,截至5月20日19时统计,福建省三明、龙岩、泉州、南平等地20个县(市、区)、185个乡镇24.2万人受灾,紧急转移4.1万人,农作物受灾21.3千公顷,倒塌房屋0.249万间,直接经济总损失20.87亿元。数据之下,是灾民丧家之恸。自从目睹19日中午“水像自来水一样冲出来”,把安乐乡谢坊村7户联排村民的房子冲塌后,4岁的小女孩小晶就再也不肯从奶奶邓天秀肩膀上下来。而邓天秀也不知道,未来一家7口将安置在什么地方。(完)。

昨日,石富贵和妻子在自家倒塌的房屋废墟中寻找自己的孙子。新京报记者 周岗峰 摄给孙儿送葬的路上,石富贵不愿让人看见自己流泪,洗过脸后连忙用衣衫擦面。新京报记者 卢美慧 摄余震突袭,地面隆隆作响,像火车驶过一样。鲁甸县龙泉中学校舍里尖叫声不断,昨天凌晨四点,人们从这所临时成为抗震指挥部的学校四散奔逃。不久,铁镐接触瓦石的声响隐隐传来,打破了余震后的平静。声响来自校舍后面的一片废墟,手电筒的光循声过去,一个瘦小的男子正一下下挥动铁镐。

记者站在河道上放眼向上向下看去,河道已被大大小小的石头填满,河道的高度甚至超出倒塌的房屋。邵佳炳说,泥石流和山洪将山体最上面的一处山体冲塌,形成更大的“泥山流”,泥山流冲向东边的山体,又反弹回来,涌向西边的山体,盖满了整个河道。这是一股巨大的S形泥石流。在邵佳炳的记忆里,1987年那50年一遇的洪水和泥石流,危害也很大,有房子被冲毁。时隔23年,这个小村组又遇百年不遇的雨灾、泥石流。试想一下,如果这里继续搞灾后重建,盖起漂亮的房子,恢复耕地,可能一切渐渐归于平常。

“有3个孩子被埋在废墟下,快救人!”听到呼救声,玉素甫江感到热血上涌,他抡起十字镐使劲砸在滚落的山石上,哪怕震得双臂发麻,手掌很快磨出血泡。第一个孩子找到了,已经没了气息。第二个孩子被巨石压着,已无生还可能。第三个孩子在堆积如山的废墟里根本找不到……玉素甫江的泪水止不住往下掉,身体不住地颤抖。“没有恐惧,只有深深的悲伤。”玉素甫江说。擦干泪水,他又赶往下一处废墟搜救。考虑到学员巴依只有18岁,四级军士长李银胜对他格外照顾。

扎西大通村几乎被夷为平地,成为玉树“4·14”地震受灾最重的区域,相当于汶川大地震中的北川。碎石瓦砾,断壁残垣。这个位于结古镇西南部的村庄,藏语意为“吉祥平安”。突如其来的地震,造成全村263户、670多居民中已发现120人遇难、72人失踪。母亲废墟下弓起身子护幼子5岁男孩斯双扎西在帐篷外一小片空地上跳来跳去,对灾难毫无概念。也许要过很多年,他才能懂得母亲巴毛是多么爱他。14日清晨,巴毛正在睡觉,突然房子摇晃起来。

方志 自冠 惠葆

上一篇: 北部湾海域海洋污染案大增 “洁海”面临环保压力

下一篇: 教育部:2018年生源地信用助学贷款工作已启动



发表评论:
最新图文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招聘信息 |网站律师

Copyright © 2012-2020 长沙城市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1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