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西地震现场直击:幸存房屋像被抽筋骨风吹或倾


 发布时间:2020-09-20 19:17:45

天色向晚,温家宝来到玉树州人民医院,走进医院大院里搭建的帐篷里,看望受伤的群众。在一顶帐篷里,温家宝蹲下身来,嘘寒问暖,查看伤员伤情,安慰悲伤的群众。40多岁的珠玛才仁家里三口人被地震夺去生命,还有三口人受伤严重被送往西宁救治,她悲痛欲绝。温家宝紧紧握住她的手安慰道:“我们一起悼

被蒙住眼睛的卞刚芬被小心地抬了出来,她听到周围爆出雷鸣一样的欢呼声。124小时,这远远超过了获救的“黄金72小时”。营救现场聚集了黑压压的人群,仅中外记者就有几十名。卞刚芬只受了一点皮外伤,意识清醒地对凑到嘴边的话筒说:“我爱你们。”又一阵欢呼声。卞刚芬没哭,倒是现场的、电视机前的好多人都哭了。有人专门写博客赞美她:“获救者也是英雄!”之后,卞刚芬被送进了成都武侯区第五人民医院。她的身体恢复得很快,一天,她在病房里走动时,突然看到电视里正在播放救援自己的过程。“他们在外面好辛苦,我在里边还怪他们不尽力”,她觉得内疚,眼泪止不住地流着,医生发现了眼前这个情绪异常波动的病人,赶紧把电视关掉。几天后,她对上门慰问的河南消防官兵说:“出院后我请大家喝茅台!”第二天,她的这句话竟登上了《人民日报》。

5日下午四点半,距地震过去整整两天之后,洗净了身上的尘土,换上了一身布料考究的“往生衣”,又裹好毯子及白布后,10岁的刘博研由叔伯们抬着,经过崎岖泥泞的路,翻山过河。整个过程,石富贵都没有哭。只是孙儿被抬起后,他点燃了临时买来的鞭炮,结果鞭炮是伪劣品,响了几声就没音儿了。“这鞭炮儿命真短,跟这娃儿一样。”他恨恨地说。猛嘬一口烟头,眼泪从眼窝里淌了下来,他转身到广场外污浊的水源边洗了把脸,使劲拭了拭眼睛,加快脚步,向运尸的队伍追去……本版采写/新京报特派云南记者 卢美慧 张永生。

中新社天津8月18日电 题:再进天津“爆炸区”:深坑满水 黑烟犹存中新社记者 刘家宇无数次看见过爆炸现场的画面,再一次来到这里,仍然沉默良久。17日,一片狼藉的“集装箱坟场”中心,已渗出巨型水坑;黑烟伴随着不定的风向随意飘动;刺鼻辣眼的怪味依然令人作呕……天津港“8·12”特别重大火灾爆炸事故发生进入第6日,记者跟随天津滨海新区官方车队再进“爆炸”核心区。站在爆炸区百米外的大桥上望去,被炸出的巨型大坑,已填满废水,杂乱的集装箱将其层层包围。

村社里所有幸存者被救时,峡谷里的天色渐暗,19时许,村民开始走下陡峭的山崖,都来到了河谷底部的吊桥附近,对岸则是堆满了震时掉落的巨大石头。为了让伤员能顺利快速通过崩塌区,谢常万让年轻的小伙站在两端,观望山上的落石情况,逐一将全社幸存的数十名村民转送出危险区。来到龙泉村的一处沿河空地,夜色垂暮,谢维福听到偌大的空地上到处都是大人小孩在哭喊。“不是这里哭,就是那里喊。”谢维福和其他村民一样,也因这种凝重的气氛而几度哽咽。

谁知没过多久,代表着商业繁荣的过去生活一下子就中止了。看一看玉树街头的人们,你会五味杂陈。伤感无处不在:小学生的校服和红领巾上沾着灰,好像是刚从倒塌的校舍里抛出来的一样;9岁的孩子抱着烂了一半的梨子不肯撒手;革及着拖鞋的外地女人失神地站在消失了的货栈面前。但也有些时候,能遇上刚领了一把挂面的女孩笑呵呵地露出白色牙齿,或是孩子在蓬头垢面的母亲怀里安睡。一个孤独的老妇人牵着一条狗,面色平静地坐在倒掉的院墙边上,让人不禁想起“家园”和“守候”这些词汇。

图森 神偷 成就

上一篇: 铁道部将加大国庆期间运输安全管理力度

下一篇: 2015黄金周国内游存在问题



发表评论:
最新图文





相关推荐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招聘信息 |网站律师

Copyright © 2012-2020 长沙城市资讯网 版权所有 0.10013